浏览位置:首页 > 资讯 > 阅读全文
合肥铁腕拆违是否“非常之举”
 网友评论  [进入论坛]  时间:2006-03-31  作者:  来源:城市规划网

    在合肥,要铲除违法建设的多年积弊,没有敢于决策的胆略,没有承担压力、承担风险的能力,那是不可想象的。有干部评价:“这一届市委的主要领导能够下决心做这件事,非常了不起!”“拆违,没有无私无畏、无牵无挂的领导,肯定不行!合肥这样的城市,需要这样的非常之举,否则,不足以提气。现在,大家的精神和以前完全不一样!”

  从大拆违到反“圈地”,安徽省委常委、合肥市委书记孙金龙颇富个性的相关宣言,也通过媒体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合肥在拆违中碰到了哪些阻力?如何协调百姓的眼前利益与长远利益?

    “拆违”成合肥品牌?新鲜!

  拆违———令很多城市色变的字眼,恶性事件也屡有发生。而在省会城市合肥,拆违却“势如破竹”

  3月28日晚上,合肥市庐阳区逍遥津街道团结新村的一户人家人声喧哗。上门的是街道、社居委、区查违办等部门的工作人员,争吵的焦点是这户居民开墙打洞自建的小屋。整个小区违法建筑全拆了,这是最后的“堡垒”。

  对于逍遥津街道而言,没有任何退路,3月31日必须实现“无违建街道”。可眼下让他们犯难:一家人就靠这个“违建”小店维持生计啊!

  “违建肯定保不住,这是市里统一行动。要做小生意,我们一起想办法,帮你们到跳蚤市场找个门面。”街道干部提出解决方案。

  夜里10点多,争吵声渐渐小了,对方也平静下来:“那也不要你们来拆了,我自己动手吧!”

  第二天早上,街道党工委书记钱蔚路过时,发现小屋已经在拆了,她松了一口气。

  “工作非常非常难做。”钱蔚坦言。她一开始也犹豫过,想等等再说。“这牵动老百姓的切身利益,不和你拼命啊!”

  确实有居民以死相争。一位老太太,快80岁了,一个人住在七八平方米的房子里,实在太小。多年前,她在外面又搭了一间,用作厨房和卫生间,没有任何手续,还占了消防通道。为了动员老人拆违,钱蔚记不清上了多少次门。有一次,老人急了:“你们要我拆房子,我就死给你们看!”

  拆违———令很多城市色变的字眼,由此引发的社会矛盾一度曾彼伏此起,恶性事件也屡有发生。

  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在这样的背景中,拆违却在省会城市合肥逆势而上,而且“势如破竹”。

  “大拆违开始之后,人们在合肥看到最多的一个字就是:拆。拆违成为合肥的一道风景线。”市规划局局长王爱华说。

  据合肥市查处违法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以下简称“查违办”)的数据,从去年7月4日全市查处违法建设动员大会以来,截至3月1日,共拆除各类违法建设1073.8万平方米。而全市违法建筑的面积共1700万平方米。7月底,除“城中村”以外,所有违建全部要拆掉。

  在市查违办的总结上,有这样一段话:“大拆违对外进一步展示了合肥人干事创业、加快发展的形象,产生了良好的‘窗口’作用和‘品牌’效应。在网上百度搜索一下‘合肥拆违’,可以看到报道五六万多条。”

  “拆违”成为城市品牌,新鲜!

  孙氏语录:“对这个城市要狂爱,对工作要狂热”

  干部们认为,大拆违这种非常之举,改变了领导干部的精神状态,“党政机关、党员干部带头自拆”也成为一条主要经验

  合肥市阜南路51号,一幢高层写字楼。合肥市规划局、市查违办都设在这里。

  上班之后,王爱华就没有停过,来访者一拨接着一拨。

  “我们规划局快成第二信访局了。”王爱华笑言,“虽然忙,但心情好,劲也足。”

  劲头从哪里来?“要说拆违,年年都拆,每年都要做3套方案:小拆、中拆、大拆。但最后也就拆个二三十万平方米。年年想拆,年年拆不动,大家都憋着口气。”

  在她看来,在合肥,要铲除违法建设的多年积弊,没有敢于决策的胆略,没有承担压力、承担风险的能力,那是不可想象的。“这一届市委主要领导下决心做这件事,非常了不起!”她说,孙金龙任合肥市委书记之后,两个月到规划局来了4次。“他如此重视规划,我们虽然压力大,但工作容易开展。现在,我们都有一种本领恐慌,感觉是他在推着我们跑,或者说是我们跟在他后面跑。”

  国土局局长赵育民感受相似:“拆违,没有无私无畏、无牵无挂的领导,肯定不行!合肥需要这样的非常之举,否则,不足以提气。现在,大家的精神状态和以前完全不一样。机关流行一句话,星期六一定不休息,星期天不一定休息。这样的状态保持下去,3年大变样的目标完全有希望!”

  从大拆违又讲到即将展开的反“圈地”。市国土局前期调查发现:土地闲置有三种情况:一是征而未供;二是供而未用,在合同限定时间内未开工,或未达到规定投资额度;三是供了土地但资金未到位,这完全是以圈地为目的,甚至有人圈到后很快转手,牟取暴利。“后面两种是查处重点。”赵育民说,“能拿到地的人,都有点背景。光靠我们一个部门解决不了。不过,孙书记说了,他当我们的后盾。有这句话,我们就有决心一查到底!”

  采访中,不止一次听到关于孙金龙的故事。比如,有一次拔牙刚挂完水,他针头一拔就赶到拆违工地。再如,他经常一个人晚上骑车在街上转。有一次甚至带上皮尺,来到一条拆违之后的马路上,看马路是否达到相应宽度。

  “他经常说,对这个城市要狂爱,对工作要狂热。他自己就是这样。”一位机关干部评价。

  家住青年路的杨玉能,去年7月写信给孙金龙,反映青年路脏乱差。“我信中语气比较激烈”。过了几天,他接到了秘书打来的电话。不久,有关部门就着手整修青年路。“有一次,我在一个小车铺修自行车,修车师傅告诉我,他亲眼看到孙书记骑自行车溜达!”

  不过,对于合肥干部而言,他们更感到了空前的压力。

  瑶海区东七里站街道在大拆违中,带头把街道自己的违建拆了,每年损失六七十万元,而他们每年开支不过一百七八十万元。“不得不拆啊,否则就拿你‘帽子’的!”街道党工委书记姜伟说。

  市规划局原来的执法监察大队大队长,在大拆违中因查处拆违不力,第一个被摘“帽”。一户居民顶风建了一处违建,执法监察大队未能有效制止。据说此事被孙金龙知道了,大队长被免了职。

  这件事究竟对大拆违产生了怎样的影响,无法评估。但是,大拆违能呈现出摧枯拉朽之势,与这件事不无关联。合肥市所有与拆违有关的材料中,“党政机关、党员干部带头自拆”成为一条主要经验。

  拆违三个零:零补偿、零冲突、零事故

  从王校长的复杂心情到小黄的牢骚,“大拆违”并非一帆风顺

  合肥市第四十二中学,位于长江中路黄金地段、安徽省委大院斜对面。

  午后,校长王志桂站在长江路边,察看临街的一排实验楼,拆违之后重新外装修,漂亮多了。

  不过,他此时心绪复杂。原先,在实验楼前,是一排砖混结构的2层楼,面积1100平方米,全部作为门面出租,每年收入140万元左右。“听说要作为违建被拆掉,肯定想不通,老师也不理解,断了学校的财路啊!拆得血淋淋的。整个长江中路,我们学校损失最大了。”王志桂说。

  现在,他的心态好多了:“环境拆出来了,长江路漂亮多了。”这一点,对四十二中非常重要。今年,这所名校将迎来100周年校庆,如果还像以前乱糟糟的,何以面对校友?

  对拆违,并非没有异议。22岁的小黄就有些不高兴。

  小黄家在荣事达大道旁的“城中村”。早几年,这里是农村,随着城市发展,被纳入城市规划中,小黄们由农民成为市民。“我们那里,很多人家靠门面房或者出租房维持生活。我家也有一间,租给一个肥东人做小排档,每月300多元租金。现在说拆就拆了,心里慌慌的。”

  小黄在一家宾馆大堂做服务生,每月收入600多元。“这点钱我自己都不够花。父母下岗在家,一个月只有一两百元生活费,还供两个弟弟念书。”

  对于拆迁,小黄有牢骚:“都说合肥脏乱差,像个县城。让市容漂亮一些,我们都高兴。而如果市容漂亮了,但老百姓穷了,社会治安变乱了,那有什么意义?”

  记者手头一组数字显示:在已拆的违法建设中,自拆、助拆的比例高达98.5%以上,强制拆迁比例很少。当地一份民意调查显示,93%以上的市民支持拆违。据王爱华介绍,合肥大拆违还实现了3个“零”:零补偿、零冲突、零事故。

  去年12月26日,全国建设工作会议在南京召开,合肥作为惟一特邀代表,介绍了“大拆违”经验,建设部领导高度评价合肥,号召全国建设系统向合肥学习,在拆违中坚持以人为本,有情操作。

  合肥市有关部门称,拆违之初,就出台了3项针对困难群众的帮扶救助措施:《关于查处违法建设期间提供就业援助的实施意见》、《关于查处违法建设期间做好城市居民最低生活保障的实施意见》、《关于查处违法建设期间住房保障的补充通知》。对被拆违的特困群众,还实行医疗费用减免、快速办理廉租房补贴、优先发放最低生活保障费用等办法,确保不因拆违出现困难群众无房可住,不因拆违导致困难群众生活无保障,不因工作不到位出现恶性事件。同时,合肥市还通过规划新建商业网点、开发社区就业资源,盘活老城区闲置经营商铺,召开拆违专场招聘会等渠道,广泛挖掘就业岗位。

  采访中也听到这样的声音:“一开始就不该允许建。建起来再拆,一些人肯定难以理解。”“很多房子几十年前就建了,那时候相关法规不健全。要拆的话,政府应该认账。在相关法规出来之后的违建,则不用客气!”

  “这些说法站不住脚。”合肥市市长吴存荣说,“什么时候建房子不要办证呢?有些人根本没有这样的意识。其实,这次拆的,大部分是上世纪90年代以后建的房子。”

  “拳头”是否太重

  对婚纱店老板的困惑,市长承认大拆违是“重拳”和“猛药”,但他坚持,合肥原来的温吞水状态必须改变

  李忠决心再也不喝白酒了,而且把手机号码也换了。

  坐在长江路金色米兰婚纱摄影店里,他与记者侃侃而谈,手指不停转动放在玻璃桌上的手机。他一如以前的幽默,看不出几个月前他曾经历了一场剧痛。

  他在这里开婚纱摄影店3年了。去年,他拿出200万元,把1000多平方米的影楼装修一新。几个月后,一纸拆违通知对他不啻晴空霹雳。“当时跳楼的心都有!”他疯了一样上上下下找关系,还写信给书记、市长。晚上,整夜整夜不睡,呆坐在电脑前。

  一切努力都无济于事,他慢慢平静下来,试着接受现实。一个月后,影楼拆了。留下来的,是影楼的一小部分,只有一层,面积不到原来的1 3。“这几个月,没有员工的支持,我大概已经崩溃了。这么大的变故,几十名员工一个也没有离开我。我以前多少有些不务正业。现在,我知道了自己的责任,否则对不起他们。”这是他戒白酒、换手机号码的原因,为了缩小交际圈,全身心投入事业。

  李忠相信自己“能从废墟中站起来”,但一想到10年积累一夜之间没了,心还会像被刀片划过。“拆违是不是有点急了?这样暴风骤雨式的行动,是否大家都能承受?像我们这样的中小企业,应该得到政府扶持,至少能解决几十人的就业啊!拆违,我们支持,但应该考虑必要的扶持。”

  “大拆违,确实是重拳、是猛药。”吴存荣的理解,“我们的大拆违,不是使蛮力,不是单向用力,而是综合用力。一方面大力推进拆违,另一方面我们的社会保障、思想政治工作等全面跟进。力度大一些有什么关系呢?”

  他分析,合肥在地理上是中部,在经济发展上也是中部,尤其是思想观念,相对于发达地区还比较闭塞,包括在政策环境、政府职能等方面也相对滞后。要改变温吞水状态,必须下猛药、出重拳。

  从去年“三大”(大接访、大拆违、大招商),到今年“三大”(大发展、大建设、大环境),都是合肥打出的“组合拳”。“一记记重拳之后,合肥环境改善了,形象提升了,最关键的是,干部群众的精气神出来了,发展欲望出来了。过去,不但是外地人,本地人都觉得合肥是小城市。现在,要建设现代化大城市、中部地区中心城市,这种冲动出来了。”

  吴存荣还援引一个数字来佐证他的说法:今年前两个月,实际到账外资增长190%。

  他还说:“任何一项改革,都是利益格局的调整,有的人得到利益,有的人失去利益。拆违,让大部分人得到利益,少数人利益受损。大部分人得到的是合法利益,少数人失去的是非法利益,因而,大部分人拥护拆违。这样的改革应该推进,我们不怕压力。”

 

 

相关内容
相关TAG:合肥 
网站申明
本网刊登所有内容宗旨在于打造传播与分享知识平台,本着“传播知识、提升价值、美化生活”理想服务大众。
本网所有内容版权均属原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版权人所有,任何人不能非法拷贝和传播,更不允许作为商业用途。
本网刊登所有信息、文本、图形、链接及其它内容在于更好、更全面服务受众,不保证绝对准确性和完整性。
本网保留网站的其它所有权利。所有与本网链接的网站及其内容和版权由相应的提供者负责,本网不对其内容或形式承担任何直接或间接责任。如对本网的内容有疑义或对您造成损害,请您速与我们联系,必将及时处理。
论坛精华
专题报道
今日导读
TOP5周排行
TOP5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