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位置:首页 > 资讯 > 规划新闻 > 综合新闻 > 阅读全文
老潘周榕激辩开发商是否在与人民为敌
 网友评论  [进入论坛]  时间:2006-10-27  作者:  来源:城市规划网

   SOHO中国董事长潘石屹先生

  潘石屹:我在想我们周边的环境最近这100多年来,可能是人类历史上变化最快的时间,我们看公民使用的所有东西。记者手里使用的照相机,我们用的电脑,包括大家身上穿的衣服都很漂亮。各方面的变化都是非常的快,可是我们的建筑呢好象变化的不是特别的快,这是什么原因呢?可能是我们的房地产商的原因。我们的见识、知识,一些很多不能突破的限制。我上个月到山西的一个县城看了一下,把过去的古县城原封不动的复制了一遍,过去的建筑最高的是墙,门很高。

  这两种东西在现代城市还有用吗?我想了一下是没有用的。有时候我在长安街上看到20多层的楼底下设了一个小隔离带,其实是很没有必要的。我们能否通过政府不要这种东西。尤其是城市的围墙。由于围墙整个城市的交通很不便捷。现代的城市应该是尽可能的将围墙消灭。

  建筑师可以发挥所有人的智慧和创造力,因为所有人的创造力发挥出来,总要比一个人的创造力要多,所以说我们要尽可能的为优秀的建筑师提供空间,而不能制约空间。

  第二点我想谈一下为什么要做当代的建筑,创新的建筑,做一些有新意的建筑。国庆节的时候我们做了一个培训,培训的时候老师说了一个病,说是1000个人的康复率中,凡是从事创造性工作的人的康复率就非常的高,而一些重复性的劳动,在流水线上昏昏欲睡的人的康复率就很低。所以说我觉得建筑师给我们这个城市建造一些漂亮的建筑之后,人的心情也会很好。

  北京现在有很多的建筑,尽管这些建筑中有一些对城市都是不礼貌的,我看到都是很高兴的,可能到了2008年北京就是世界建筑博物馆。

  刚才包老师说我要多参加这样的会议,这是一个文化的会议。文化是精神财富的积累,而没有精神财富,没有精神只是假惺惺的搞一个外立面,搞上一个建筑的符号是不一样的,这些都是雕虫小技。如果这些东西多了没有精神的支撑会显得很做作。我想起我看的一个电影《黑客帝国》最后结束的时候有一个黑客之父,另一个是先知,圣经上说耶稣走了之后,多长时间之后还会回来,回来就是从厨房里面,先知是对世界的看法,他认为是偶然性的,奇迹会出现。另外一个老头认为我们这个世界根本不是这样,而是计算机、逻辑、理性的,所以我想我们的建筑也应该是这样的,逻辑、理性不要塌,另一面是自然、舒服的。

    净雅集团董事长、威海市政协委员张永舵先生

  张永舵:我的语言表达形式不像亚伯拉罕和矶崎新那么复杂,我就是一个人说就可以了。首先我交流一个建筑建设的过程,最早是2002年开始开发这个项目,当时我就思考怎么样能让这个建筑宣扬一种文化,怎么样让这个建筑塑造企业的品牌,怎么样让这个建筑提升企业的形象,怎么样让这个建筑提高企业发展的价值。

  我想了一下,要想让这个建筑赋予这么多的市民和责任,肯定要找一个优秀的建筑师。同时我也在思考,什么样的建筑是一个好的建筑。原本我不是做建筑,我是搞商业起步,经过几个月的思考之后,我考虑到一个好的建筑有这么几个特征,这是我个人:一个特征必须要承载和孕育文化,一个好的建筑所使用的技术必须是这个时代最先进的技术,这个建筑所使用的材料必须要镶刻时代的烙印。

  经过思考之后我找到了亚伯拉罕先生,经过和他的沟通我很快对他创意的方案进行了采纳,而后进行了实施。在长达三四年的时间里,这个建筑各界人士都有不同的说辞,但是我认为一个好的建筑不能被别人争议,不能被别人评述的建筑不是好的建筑,一个好的建筑师在面对别人的非议和众说纷纭的时候,不能保持平静也不是一个好的建筑师。一个好的建筑论坛在建筑论坛不能有不同的语言也是一个失败的论坛,最后我感谢单大伟先生举办的建筑论坛,让建筑师、开发商能有这样一个沟通交流的机会,谢谢大家。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院长助理、教授周榕先生

  周榕:一个论坛没有不同的声音就不是好的论坛,我这就发表一下不同的声音。我接到这一邀请之后,我就感觉很奇怪,2006年前沿建筑论坛居然是中国房地产主办,这就是特别值得思考的一个问题。那就是说原本应该是代表前沿性和前卫性的组织和学报都对前沿问题不感兴趣。如果大家有兴趣看看国内建筑的封面,绝对都不是我们意义当中的前沿建筑。为什么房地产和前沿建筑挂上边呢?如果我们把前沿建筑理解为先锋艺术的话,其实和房地产是有冲突的。

  房地产的主流人群是中产阶级,中产阶级要求稳定性、安全感,最要求的是财富的稳固并持续拥有,而前沿精神充满着一种不安、不稳定和危险的挑战,从他的本源来说是互相矛盾的。为什么中国的房地产商能够成功的为建筑和房地产结合在一起,而且前卫换“前沿”,这不仅是一个学术层面的探索,而是一个非常值得探讨的问题。

  本来我特别寄希望于几位老总,特别是潘总成功把先锋营销成前沿的,但是特别遗憾我没有听到,我希望和潘总私下 讨论。

  刚才矶崎新先生谈到的一点,真正的前卫精神、先锋精神已经在60年代死亡了,他没有了。实际上在我理解的前卫包含着四个方面的特性:

  第一、精神道德上具有革命性,创造一个全新的社会,包括一种关系。

  第二、在社会层面上具有批判性,认为自然形成的社会已经是腐朽懦弱的。

  第三、在文化上具有一个创新性,需要创造一种全新的问题。

  第四、落实到形式层面,具有探索性,就是对于未来的形式具有一种探索。

  王明贤先生90年代提出一个词是“实验建筑”,经过多年的学习,我终于明白其中的奥妙,中国的实验建筑是从来没有先锋建筑精神的,前三个属性没有形式上的探索性。这个实验更多的是探索一种形式上的所谓的创新,所谓的探索。但实际上不具有一种道德的激情,不具备对社会血淋淋的批判感,不具备创新和挑战性。他只是一个建筑师的小情小调的探索,这种探索是对既有形式的弹词滥调,也是形式上先天的熔化在血液中的追求,他和中产阶级的要求是一脉相承的。

  在一个缺乏批评和自我批评以及文化反省意识的群体当中,他在2000年取得了一个很巨大也很短暂的胜利。在2000年大量的西方建筑师,甚至是国际一流的设计师进入中国市场之后,发现原来中国的设计是一套折衷主义的东西。但是这种胜利是短暂的,因为更强大、更正宗的东西进来了,中国的实验建筑师处于一个很尴尬的位置上。在2000年左右,一直到现在,中国的实验建筑师地位很不好。

  但是我是不是要批判这种现象呢?我是感觉这种现象至少在中国当代的房地产界和当代的建筑界是一个很积极的动因,起积极的促进作用。如果没有房地产商,中国的建筑师已经全部的消亡了。中国房地产商对保存建筑师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真正的前卫建筑、先锋精神能够对房地产带来什么东西呢?我觉得一个事物一个潮流能够持续不断的发展,一个产业实际上是需要高度反省。我们现在已经不叫低产培训班,我们是城市思想的研修班,为什么呢?因为我们感觉建筑在“术”上探讨已经没有什么好探讨的了,任何一个国家的消费者都没有中国的刁钻,任何一个国家的房地产商都没有中国的狡猾。在“术”这方面探讨的意义已经不大了,这种“道”首先就是生存之道,房地产可持续发展之道。实际上如果“道”的问题不思考起初,房地产这个产业是不能够生存的。

  今天的房地产行业整体面临的困境大家都可能会认为是时运不济,这是自身的问题。这是房地产自身所造成的。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我感觉一个缺乏自我批判意识的房地产群体,怎么能发展呢?怎么能清晰的为自己导航呢?为什么说房地产目前的困境是自己造成的呢?因为他塑造了一个什么房地产的文化?我可以非常简略的讲一下:在价值观上宣扬拜金主义,这是及其豪华的。在社会观上是与人们为敌的观念。在文化观上是一个及其孱弱的,对自己当下的立足之地没有足够的自信,他只能采用传统的面具来伪示自己,这是中国当代城市文化的主流。

  当代城市是由一小撮人组成的,中国电影业一年是30亿的产值,中国的房地产是一万多亿的产值。最后我们的城市会发展成为不知道被什么样的外在力量所毁灭掉。为什么说中国城市变成魔鬼出没之地?已经被一种房地产类的价值观所腐蚀了,所以我想刚才我们所说的四种文化发展下去之后,能够自我毁灭掉。我们作为一个社会的良知能够容忍这种现象的发生呢?这是毫无疑问的事情,他不可能持续的发展,及时行乐的结果就是以自我驱赶与人民为敌。所以说我要说的是特别希望房地产和前卫建筑精神,真正的先锋精神结合,不仅仅是把实验建筑的形式当成消费品,当成自我标示榜的品位,当成自我文化趣味的文化所营销出去,而是真正把对未来的思考,人类长期生活在什么样的物质环境中的思考,以及对社会现实种种的非正义现象,种种社会现象的批判和自我批判,以及在文化上的责任感,把这前三者要好好的结合起来。这样我们所建立的是基于现实,不断超越,不断完善的越来越好的社会。

  潘石屹:我对周榕老师的话是不认同的,他最后倡导是和谐的大同社会。其实房地产发展商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我不同意周榕说开发商应该自绝于人民。网友全中国一亿多,我们在座的可能就是网友,今天是房地产发展商,明天就是网友,他的一个身份是多变的。所以说我感觉对于行业的尊重,能够看到别的行业的贡献性。

  周榕:为什么我说与人民为敌这样的观念呢?这决不是表现在显层面的。浅意识里面绝对是这样的,你可以看我们新建的楼盘多少是围墙起来的。我们传统的房产不是这样的,潘总总是感觉很远,虽然你很有力气,但是也背不起这么大一个锅。这360万的从业人口不是你一个正面形式可以扭转的。

  我们可以看看房地产发展的楼盘,我们不要看他说的是什么,而要看他做的是什么事情。我们被一处一处小的租界变成了租界城市。就是这样一种生活方式是如何深刻、非常长久的影响城市的发展,包括城市的文化,如果说与人民为敌这个词太重的话,直说要彰显开,都要把这种地位的区隔感做出来。我们以前做的策划就是要区隔开,这是房地产业的规则,这是产业文化所决定的。我不是说不想听房地产商说什么,也不说是要否定商标法给中国GDP的拉动作用。现在我们的政府在反思,是否在文化上缺失了什么,房地产商在知道自己的贡献的同时,是否有必要在文化上的缺失,这是一种腐朽堕落的一种文化,宣扬的是这样一种生活方式。我们是否 说创造了经济就可以在文化上不负责任呢?

  包泡:中国的房地产企业家们都是中国当代艺术的推动者,潘石屹推动中国当代文化艺术的发展,在大型建筑这个领域,所以从这一点来说,开发商也和中国当代文化同在,也存在滞后现象,但是今天这个主题是要推动中国建筑师的发展,今天的开发商和建筑师都是要推动中国房地产商的发展。

    亚伯拉罕:刚才两位先生似乎在论战,大家好象是看理论界与发展商的论战,建筑这个主题被压制了下来,并不是所有的理论研究者都是好人,并不是所有的发展商都是坏人。实际上我们都是生活在这一世界里面,我们都有对这个世界的认识,我想说的是作为单个的设计师和发展商,我们对文化的影响是有限的,除非我们作为一个整体共同的工作,才会对文化产生更多的影响,我们个人就是尽可能的工作,尽可能的作出好的建筑作品。

来源: 中国建筑艺术网

相关内容
相关TAG:开发商 
网站申明
本网刊登所有内容宗旨在于打造传播与分享知识平台,本着“传播知识、提升价值、美化生活”理想服务大众。
本网所有内容版权均属原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版权人所有,任何人不能非法拷贝和传播,更不允许作为商业用途。
本网刊登所有信息、文本、图形、链接及其它内容在于更好、更全面服务受众,不保证绝对准确性和完整性。
本网保留网站的其它所有权利。所有与本网链接的网站及其内容和版权由相应的提供者负责,本网不对其内容或形式承担任何直接或间接责任。如对本网的内容有疑义或对您造成损害,请您速与我们联系,必将及时处理。
论坛精华
专题报道
今日导读
TOP5周排行
TOP5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