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位置:首页 > 资讯 > 规划新闻 > 综合新闻 > 阅读全文
视点:建筑与文化的一次争论
 网友评论  [进入论坛]  时间:2007-01-06  作者: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前些日子,去昆明参加了一个原本以为很小众很平淡的论坛,“城市与建筑”,没想到,会场上差点吵了起来。
 
  下午,我按照主办方提供的嘉宾发言顺序,先是请中国建筑设计大师赵冠谦老先生发言,然后是资深建筑师开彦发言。我事先已经声明,由于需要发言的嘉宾甚多,每人限定10分钟,但还是给了赵老15分钟,开总讲了12分钟。
 
  接着是包砲发言。包砲是谁?他自称本业是雕塑家,但也爱做建筑评论。听说会议操办者已让人跟他打过招呼,放炮不要太猛。听了才发现,他根本就没理人家的茬。

  包砲说,四大建筑(国家大剧院、鸟巢、CCTV大楼、水立方)的确立,标志着中国建筑文化总算进入了当代文化的国际舞台。几十年了,中国建筑师只有技术,没有文化,中国建筑没有文化。早应该让我们这些文化人跟你们建筑师讲一讲了。圆桌边坐着多位业内知名建筑师,他们没听错,包砲在骂他们呢。

  包砲说,中国评出了几十位建筑设计大师,中国哪里有这么多的建筑设计大师?有一两个就不错了。隔他两个座位,赵冠谦仍旧儒雅地端坐着,没理会他,但谁都看得出,老先生气得不行。

  包砲说,今天的座位安排有意思,我们这边坐着当代建筑、当代文化的新秀,(对面)那边坐着中国传统建筑师,界限很分明。

  忘了介绍,与包砲并排坐在一边(圆桌南侧)的还有《新周刊》杂志社社长孙冕、北京外国语大学研究哲学的汪民安、建筑评论人史建、清华大学建筑学院院长助理周榕以及杨海华和其他两位建筑师。圆桌北侧坐着中国建筑设计院副总规划师韩秀琦、建设部住宅产业化促进中心副总工程师孙克放、云南省建设厅总工程师韩先成、五合国际总经理陶滔等。赵冠谦、开彦坐在圆桌西侧。

  我插嘴说:包老师,会议这么安排只是为了发言方便,我个人并不觉得建筑师和文化学者是截然对立的两个阵营……

  包砲说,小伙子,你不能不让我说话,你让我说完。我今天就是想让两边PK一下。

  我于是让他讲了足足18分钟。

  对外贸易大学梁蓓教授上午在演讲中提到昆明印象时说是“乱七八糟,脏乱差,一塌糊涂”,一点都不给会议举办地的昆明人面子,也不给当时在台下坐着的昆明市副市长廖晓珊女士面子。下午,孙克放也提及昆明的印象,说,“我倒觉得昆明没有上午那位教授说的那么糟糕”,但昆明的广告牌太大太乱,商铺也很乱,确实应该整治一下。
 
  汪民安发言说,孙总说的广告牌,梁教授所说的到处是卖红蓍的,我认为这恰恰是城市的魅力。整整齐齐的城市跟我有什么关系?一个城市失去街道的混乱、脏烂,我就觉得没有一点城市的气息。我喜欢街道上的舞女,我喜欢街道上的乞丐,我还喜欢街道的小偷。

  孙克放抢过麦克说:你要的街道,就少了两种人:抢劫杀人。你旁边的包老师现在不在,呆会儿你问问他,他肯定也不会同意(你的观点)。

  孙克放的话还没落,汪民安那排的周榕率先举手说:我同意。几乎是同时,孙冕、史建、杨海华等也都举手说:我(也)同意。

  我在邀请下一位嘉宾发言过渡句里说,四大建筑是不是代表当下中国建筑的文化方向?建筑的技术和文化是否截然不可融合?下面我想请……

  包砲打断说:小伙子,你的观点是什么?我现在就想请你说,现在就说。

  我当作没听见,会议继续进行。会议的主办者屡次向我投以紧张的目光。

  杨海华后来说,没打起来、没吵起来,很可惜。

  我本来对过去几十年的中国建筑,尤其是当下的中国建筑,没太多好感。由地方政府官员和地产商主导的绝大多数建筑,确实是“没有文化”的,但是,城市和建筑的价值取向问题,建筑的技术和文化问题,即使是召集全中国所有的建筑师和文化人连续开几天几夜的大会,也未必解决得了。

  会后在电梯里遇到包砲。他问:小伙子,你是哪个媒体的?

  我说:21世纪……

  包砲一旁的周榕接口道:21世纪经济报道。

  包砲:是报纸还是杂志?

  我说:报纸,财经报纸,您当然从来不看的。

相关内容
相关TAG:建筑文化 
网站申明
本网刊登所有内容宗旨在于打造传播与分享知识平台,本着“传播知识、提升价值、美化生活”理想服务大众。
本网所有内容版权均属原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版权人所有,任何人不能非法拷贝和传播,更不允许作为商业用途。
本网刊登所有信息、文本、图形、链接及其它内容在于更好、更全面服务受众,不保证绝对准确性和完整性。
本网保留网站的其它所有权利。所有与本网链接的网站及其内容和版权由相应的提供者负责,本网不对其内容或形式承担任何直接或间接责任。如对本网的内容有疑义或对您造成损害,请您速与我们联系,必将及时处理。
论坛精华
专题报道
今日导读
TOP5周排行
TOP5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