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位置:首页 > 资讯 > 规划新闻 > 综合新闻 > 阅读全文
李松堂:做梁思成的后继者
 网友评论  [进入论坛]  时间:2007-05-16  作者:  来源:文化创意产业周刊

    按着“北京琉璃厂东街14号”的提示找到了松堂斋博物馆,然而眼前它却大门紧闭——装修中。记者还是通过门上留的电话曲折地联系到它的馆长——李松堂,与共和国同龄,被誉为“中国门墩收藏第一人”。他既是北京松堂关怀医院的院长又是松堂斋博物馆的馆长。

挥之不去的庭院情结

  “我从小就生活在四合院,有着深厚的情感。解放初,北京城有92万座四合院,现在连9200座也不到了。”李松堂说他从小住在祖传的四合院里,在门墩边玩耍,在门墩上背唐诗。8岁那年家里拆房,眼看门墩就要被砸了,他央求妈妈把门墩留下。他感慨当时的情形说:“我没办法保存完整的四合院,我惟有保存它的部分建筑构件了。”从此年轻的他迷上了那些普通人眼中的“破砖烂瓦”。只要看到哪里墙上有了“拆”字,那的拆迁工地上总会出现李松堂的淘“宝”身影。渐渐地全国各地濒临灭绝的古老建筑也融入他的庭院情结,安徽宅院、山西民居等都成了他的“保护对象”。

  收藏需要大量资金,李松堂的第一桶金他归功于年轻时的爱好集邮。上世纪80年代,伴随着改革开放,集邮热了起来,他手中收藏的海量邮票其价值也水涨船高。在那个年代,他满怀罪恶感羞涩地与集邮发烧友交换着自己的邮票。时至今日,他称当时自己是全国第一个富起来的人。

双重身份双重关怀

  李松堂这一辈子有两个“中国第一”:中国第一家以民间建筑、雕刻、构件为展品的博物馆——北京松堂斋民间雕刻博物馆;中国第一家临终关怀医院——北京松堂关怀医院。

  有人质疑他做医院和博物馆是两件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他说:“我一生就做了一件事情——临终关怀。我关怀这些临终的老人,在年富力强的时候他们为社会做出了贡献。我收藏民间的建筑构件是对文化临终关怀,中华民族几千年的建筑文化要被拆没了,我要保护、收藏、展示出来。”他将一些收藏的门墩摆放在他的临终关怀医院里,常常给医院里同样在四合院长大的老人们带来落叶归根的感觉,摩挲着熟悉的石墩子久久不愿离去。

  目前他收藏的包括门墩在内的各类建筑构件近万件。他说:“用这些可以恢复一条老街。”

打造最好的民宅四合院

  梁思成先生当年曾竭力保护北京城墙和四合院未果,李松堂效仿之。尽管无法阻挡拆迁步伐,但是他一直默默地收藏着北京四合院拆迁后的建筑构件。

  在他看来琉璃厂俨然已成为赝品一条街,博物馆与那里的氛围很不合称。常常有人误打误闯进入博物馆要买东西。尽管媒体曾大肆宣传其“门票自定”制度,但自实行到现在,起色依然不大。周六周日还好,周一至周五可谓门可罗雀,两三天都没有一个客人。谈到是否有企业赞助,李松堂叹口气说:“目前中国企业太关注经济效益,常常谈判刚开始就谈赞助后的收益问题。”

  可悲可叹于现状,他将于国子监建设他的新馆,而旧馆将出租,其费用供新馆部分开销。目前松堂斋博物馆新馆已经建成一半。他要继续用建筑雕刻构件建造立体博物馆,精挑细选的1000多件建筑构件都会用于院子的翻修上。门口的上马石、拴马桩、院子里的影壁、房上的瓦当都是历史文物。他要给北京树立一个“修旧如旧”的典范,在奥运会之前打造最好的民宅四合院。他肯定地说:“国子监附近文化氛围浓,离雍和宫近人气也旺,会有更多的人对民间雕刻感兴趣的。”

  李松堂认为,民营博物馆的良性发展,首先应明确“谁的文物谁保护”,私人收藏也是保护文物方式之一。国家提倡保护文物,同时还应该藏宝于民,承认公民的所有权。不从根本上解决民法、物权法的问题,何谈文物保护?搞文物收藏不是易事,不但寻找文物难,而且难以将文物合法收藏。国家鼓励收藏文物又不允许私人买卖,是个很矛盾的说法。那在收藏过程中的行为算不算违法呢?李松堂对此很迷惑。他希望《文物法》的规定能够更具有可操作性。他相信只要政策再优惠一点儿,私人博物馆一定能办得更好。

相关内容
相关TAG:梁思成 
网站申明
本网刊登所有内容宗旨在于打造传播与分享知识平台,本着“传播知识、提升价值、美化生活”理想服务大众。
本网所有内容版权均属原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版权人所有,任何人不能非法拷贝和传播,更不允许作为商业用途。
本网刊登所有信息、文本、图形、链接及其它内容在于更好、更全面服务受众,不保证绝对准确性和完整性。
本网保留网站的其它所有权利。所有与本网链接的网站及其内容和版权由相应的提供者负责,本网不对其内容或形式承担任何直接或间接责任。如对本网的内容有疑义或对您造成损害,请您速与我们联系,必将及时处理。
论坛精华
专题报道
今日导读
TOP5周排行
TOP5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