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位置:首页 > 资讯 > 城乡规划 > 规划研究 > 阅读全文
国外区域规划与区域发展的理论与实践
 网友评论  [进入论坛]  时间:2007-09-05  作者:马润潮  来源:城市规划网
【导读】城镇化一般包括城镇空间的扩充、城市(镇)人口的增长两方面。根据我的初步了解,2000年根据第五次人口普查的结果,国内的城市化水平在37%左右。

很高兴与大家见面、交流。

谈到城镇化,有几个基本的概念是大家比较注意的,几个基本词汇应当区分开来。

第一个是“城镇化”这个词。城镇化一般包括城镇空间的扩充、城市(镇)人口的增长两方面。根据我的初步了解,2000年根据第五次人口普查的结果,国内的城市化水平在37%左右。这个水平从国际水平来看是偏低的,先进的西方国家在75%左右,西欧在70%多,甚至还低于正处于转型期的一些前社会主义国家,如俄罗斯以及前苏联的15个共和国。可是我有个看法,探讨城市化并不应该仅仅以城市(镇)化水平的高低来衡量一个国家的发展成果,我一向认为城市化只是一项指标性的东西。我们规划当中看,如何提高区域性的城市化水平,规划当中也把未来城市化发展水平当作一个考虑的因素。我觉得更重要的是,仅仅从提高城镇化水平来着眼做规划是比较不全面的。比方说,做规划时我们要在今后10年将浙江省城镇化水平提高到60%,以这作为我们的目标的话,怎样考虑其他经济发展的方向呢?是不是城市化水平有了60%,浙江省的经济也有相符合的水平呢?而这方面我们考虑的并不太多,仅仅考虑的是能否达标。这是一个城镇化的问题。

第二个,城市的成长或发展。一般我们的理解是城市人口的成长与地域的扩充。城市发展是一个比较广的名词。一般在研究第三世界国家城市化的时候,对城市成长有时候是以正面的态度、有时以批判性的态度来对待它。城市过分的成长并不是一件好的事情。比如说墨西哥市,现在有3000万人口,这样那样的问题很多,这是不是我们国内今后应走的道路呢?国内关于城市大小的争论很多。大城市经济的效应比确实较高,特别是在中国,因为以前的计划经济期间,国家投资主要集中于大中城市。

另一个经常用到的词——Urbanism。这个词比较难翻译。1930年代,美国著名社会W·Wirth在其文章‘Urbanism as way of life’中提出这个词,影响较大,此后大家都在用这个词。按他的观点,可翻译成城市生活的方式,也可翻成“城市性”。他提到美国的城市生活方式有好几种,也就是城市生活的特点,即城市性:人口的高度集中、人际关系的疏离、城市生活的多样性(各种各样的族群、人群、种族问题等)。后来,有部分学者在探讨社会主义城市的特性时,也用了这个词,但着眼点不一样。在研究社会主义国家特别是东欧国家的城市特性时,发现几个特点,这些特点在改革开放之前的城市特性中也有体现。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城市中,社会分层较弱,均衡性强,收入差别不是很大。第二,社会主义国家城市比较单一化,标准化,有其独有的特征。比如说,社会主义城中心与西方资本主义城中心区别较为明显,社会主义城中心往往有两个中心,政治中心与商业中心。政治中心通常是以广场为代表的,是个象征性中心。商业中心与西方的商业中心差异小一些。在空间结构方面,他们也指出,社会主义城市建设比较标准化,特别是住宅。生活比较单调,不是很活跃,物资供给不太丰富,文化活动不太多。可是,他们也指出,社会主义城市是安全的,没有犯罪,是有纪律、秩序的。优劣互见。八十年代改革开放以后,这些现象有所改变。

在做规划时,应对城市性加以重视,将中国的城市规划成怎样的城市,具有什么样的城市性才符合我们的国情,才符合社会生活的要求。如何将我们的城市建设成为美丽、整洁、高尚的地区。

另一个经常遇见的词汇,逆城市化(counter-urbanization)。逆城市化是指城市经过长时期的成长之后,开始一个相反的发展方向。也就是在某一地区城市化程度开始降低,特别表现在大城市人口的向外扩散。也就是经过人口的相对集中于大城市之后(一般30年左右),产生的人口向外迁移、向外流动的现象。城市中心的空洞化现象在中国也已经开始出现,是与郊区化相辅相成的。郊区的成长,一方面是城市工业向外迁移的后果,和城市人口向外迁移的结果。从另一方面,第二个方向,外部农村大量人口向郊区移动。特别是在城乡结合部,所谓“城中村”的现象。中国的郊区化与西方郊区化的形成不是完全一致或相似的。它们的空间形态非常相似,即中心城市空洞化,郊区城市化,但形成动力、促使形成的经济社会原因不相同的。历史、经济支柱都是不同的。美国的郊区化从19世纪就有了,二战之后大量出现。美国的交通十分发达完善,道路建设直接促进了郊区的成长。早期的郊区化是以居住为主要目的的,后来渐渐演变。到了80、90年代,郊区包括了工业、商业、办公等,具有多元化的用途。到了90年代,郊区几乎是直接挑战城中心的经济领导位置。

下一个词汇,“过度城市化over-urbanization”和相对应的“滞后的城市化under-over-urbanization”。

“过度城市化”,上世纪六十年代就有人提出这个概念,是与一个地方的经济水平相比较而言的。一般在西方的城市化工程中,城市化与工业化是相辅相成、齐头并进的。所谓的“过度城市化”,是指城市化水平高于经济发展的需要。城市中失业人口过多肯定不是好的现象。相反的,滞后的城市化,城市化水平过低与经济发展就业率水平不相符。中国现阶段的城市化一般被认为是滞后的。

我以前做过一个课题,研究“自下而上”的城市化。这是一个经济学家的概念,我将其借用过来。改革开放以前的城市化是自上而下的,是以社会主义工业化为基础的。投资集中于大中城市,因而大中城市发展较快。其动力是来自于“上面”的。改革开放以来,城市化的动力发生了急剧的变化,呈现出“自下而上”的态势,主要借助地方的力量。

在分析动力方面,西方有两个概念“成长机器growth  engine”和“成长联盟 growth  coalition”。

“成长机器”是美国学者提出的概念,主要用于探讨美国城市成长的原因与动力。结果认为推动动力来自于好几个方面,第一个包括开发商、企业业主,第二来自于地方政府,第三个来自于当地媒体。他们联合起来,共同推动城市发展,因为有着共同的利益。此外,当地的精英分子也积极参加,共同推进。在中国也有这样的现象。

下面谈一下二战后世界经济的大变革及对浙江的影响,也就是从世界经济的角度看浙江的发展。

目前我们生活在一个很刺激的世界。自1977年我第一次回国组织了美国地理学界第一次与国内交流以来,差不多每年我都要回来一次,每一次都感受到巨大的变化。

上世纪七十年代以后,发生了世界性的的大变革。不仅转型的社会主义国家大变革,在西方资本主义国家也发生了生产性的大变革。在此之前,资本主义国家的生产是一种“刚性”生产为主的,是“福特式的生产方式Fordism”。它以福特汽车公司生产方式为标杆,是以供给为主导,大量的标准化产品以流水线方式生产,大批量、标准化,产品品种较少。现在是“后福特式生产方式Post-Fordism”。

七十年代以后,出现了另外一种生产方式,直接向福特式的生产方式发出了挑战,这就是柔性的专业化生产方式-Flexible speciazation。这种生产方式以市场需求为导向,生产者不是主导。这与社会变革有着很大的关系。

一般讲起来,柔性的专业化生产方式是小型的生产,最初出现在意大利。特点是小而专,小而精,小而柔,直接挑战大型生产方式。

浙江的经济恰恰就是在这个时期兴起的,是柔性专业化生产的一个非常好的见证,在不知不觉中与世界这样一个潮流汇流了。这不是有意识地向西方学习,而是一种自发的现象,是独立地开展起来的。

浙江经济柔性专精,主要特点是集聚经济。集聚经济与企业扎堆不是一码事。企业扎堆没有什么组织性,是大杂烩、乌合之众,组织性很差,企业之间联系松懈。

从世界经济的角度看浙江,我想提五个影响浙江经济发展大环境的因素。

第一个就是上面讲的柔性生产方式的影响。

第二个因素,生产全球化(globalization)。生产链在全球展开,资本流向对其回收最有利的地方。

资本无孔不入,总是流向回收最快、最多的地方。一旦资本流入了,可能会留在当地,也有可能停留一定时间后,又流向对它更有利的地方。因此,如何使流动的资本留在当地是一个大课题。有人说地域空间是一块滑溜溜的板,资本可以自由流动,如何产生一个有粘着性的点(sticky  place),将资本粘在当地,这与制度性的设计很有关系。

经济地理很注意两个动向,一个是制度环境、制度安排,第二个是文化的因素对经济发展的影响,即文化转向这么一个概念。以前的经济地理学所研究的方向主要从经济本身来探讨,也就是除了经济生产要素之外的种种社会、历史等因素是不注意的。八十年代之后,一批经济社会学家开始探讨文化因素对经济发展的影响。文化转向中很重要的概念就是根植性(embeddedness),也就是说,经济发展不应仅仅用经济因素来连接,还应延伸到文化的因素、历史的因素。经济生产根植于当地的文化、历史、地理环境之中的,经济仅是社会很大领域中的一部分。

第三个影响,是经济市场化的影响。

第四是受地方化的影响。所谓地方化,就是中央放权,是一个大的环境。地方自主了,可以主动地决策,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动力。

第五个影响是信息革命和产业电脑化。

这五个大的因素将直接或间接影响浙江的发展。回过头再说几句集聚经济的话题。

最早提出这个话题的,是英国经济学家马歇尔,十九世纪末,他在《经济学原理》中提出产业类群理论。他把相关部门的企业在特定的地区形成的集群叫做“产业区Industrial  district”。就是若干类似的企业集聚在一起,在某个地区形成的集群。这些许多因性质相同的中小企业集中在特定地方而获得的经济叫做“外部经济”。外部经济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第一是地方具有专用性劳动力市场,第二是生产专业化而取得的中间产品,第三是可获得的技术与信息。

集聚经济具有多方面的好处,简而言之,集聚经济的最大有点在于有集体效率(collective  elliciency),就是“1+1>2”。

从产业区的概念看,集体效率包括了交易成本的降低。所有影响交易成本的因素都可列入交易成本内,包括信息的取得和空间的临近性。空间临近有许多直接间接的好处。很容易得到所需要的东西,周边企业有理支持主导企业的生产,有很多生产服务性企业和科研单位。容易取得信息,大家互动的机会很多。

知识创新、科技创新,这一点应是浙江应特别重视的地方。浙江现在生产的产品层次还比较低,现在的优势是否还能持续下去?世界许多地方比我们的劳动力更廉价,会向我们发起挑战。资本也可能会流向其他地方。如何提升我们的竞争力,这是我们应该考虑的。

创新与地方制度的提升,如何使官方与企业形成良性互动的关系,产生出更强烈的集体效率,是值得我们多多思考的。

相关内容
相关TAG:区域规划 
网站申明
本网刊登所有内容宗旨在于打造传播与分享知识平台,本着“传播知识、提升价值、美化生活”理想服务大众。
本网所有内容版权均属原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版权人所有,任何人不能非法拷贝和传播,更不允许作为商业用途。
本网刊登所有信息、文本、图形、链接及其它内容在于更好、更全面服务受众,不保证绝对准确性和完整性。
本网保留网站的其它所有权利。所有与本网链接的网站及其内容和版权由相应的提供者负责,本网不对其内容或形式承担任何直接或间接责任。如对本网的内容有疑义或对您造成损害,请您速与我们联系,必将及时处理。
论坛精华
专题报道
今日导读
TOP5周排行
TOP5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