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位置:首页 > 资讯 > 城乡规划 > 规划论文 > 阅读全文
让城市存留自己的历史记忆
 网友评论  [进入论坛]  时间:2008-02-14  作者:  来源:中国建筑艺术网
【导读】1978年,建筑大师贝聿铭领着一个美国建筑师代表团来北京,登上景山后发现:城墙没了,但绿海般的树,覆盖着青砖灰瓦的四合院,衬着中轴线上金红二色的宫殿,何其壮观。

    1978年,建筑大师贝聿铭领着一个美国建筑师代表团来北京,登上景山后发现:城墙没了,但绿海般的树,覆盖着青砖灰瓦的四合院,衬着中轴线上金红二色的宫殿,何其壮观。第一次登景山的贝先生非常激动,对他的美国同行说:“我是一个中国人!”2002年5月,贝先生到苏州,在会场上跟吴良镛、周干峙、罗哲文等大学者谈论建筑问题,说到北京时,他说:“北京的建筑我不好说,也不了解,我是一个外国人。”
 
  辗转得知这则逸事时,当时有一丝难以释怀的惆怅。日前,听到武汉大学城市设计学院院长张在元,在“五月花城市论坛”上对现在城市建设的一番尖锐批评――“忽视城市生存品质,忽视城市文化内涵和历史魅力,城市建设只见建筑不见城市”后,才更深刻地明白了贝先生的心境。因为城市是不同时代建筑的结合,城市是由故事组成的,没有保留历史痕迹而只有单调的繁华都市形态,给人的感觉只能是“失忆”。

  让人感觉“失忆”的城市,是没有个性的城市。我国用20多年的时间走过了相当于西方国家400至500年的从酝酿到发展的城市历程。在感叹城市建设高速度的同时,一个个似曾相识的“克隆”城市,也让很多有识之士忧心忡忡。2003年底,在贵阳召开的一次研讨,与会专家就指出“千城一面”是中国城市发展的四大“怪现状”之一。

  缺乏个性的趋同化使得千百年来风情各异的许多城市景象不复存在。在对张扬性的城市排场规模与表象追求的驱动下,“广场风”、“大学城风”、“会展中心热”、“标志性建筑热”越刮越盛。作家冯骥才就在一篇文章中列举出当前城市的“十大雷同”,其中功能区划分“解构了城市原有的深厚而丰富肌体”;而劳民伤财的广场“夏天酷日暴晒、冬天寒风回荡”。

  城市的每一个角落都应让人阅读出个性,不应在发展中渐渐丧失自我。在这个拥抱世界的开放时代更应如此,要知道全球经济一体化并不意味着全球城市一体化。“往者不可鉴,来者犹可追”,我们应在反思过往城市建设误区的基础上,让城市存留自己的历史记忆已是不可推卸的责任。

  首先要明白我们在城市建设中的权限。有着悠久历史的城市曾属于我们的祖先,也将属于我们的子孙;它们从任何意义上说都不是由我们任意处置的财产,我们只是作为后代的“托管人”而存在。因此,我们无权摧毁那些不可再生的遗迹,那是城市的文化余脉;也无权进行颠覆性的改造,使其成为面目模糊的赝品。

  其次更要树立正确的建筑理念。梁思成1932年写给东北大学建筑系第一班毕业生的信中说“因建筑的不合宜,足以增加人民的死亡与病痛,足以增加工商业的损失,影响很大,所以唤醒国人,保护他们的生命,增加他们的生产,是我们的义务。” 树立正确的建筑理念不仅仅是建筑师们的事,广大公民也责无旁贷。如果对关系公共利益的“建筑的不合宜”不单不能察觉,还跟着推波助澜,也难以算得上一个合格的公民。

  据说,19世纪中叶,欧斯曼彻底改造了巴黎,而在他去世150多年后的今天,巴黎人还不原谅他;1924年柯布西埃又提出了一个彻底改造巴黎的方案,建大高楼、开大马路,巴黎人不再听他;后来蓬皮杜想这样做,竟被今天的巴黎人斥责为:“幸亏蓬皮杜死了,巴黎得救了!” 在今天我国的城市化建设中,有多少是对过往的彻底改造?如果缺乏当年巴黎人的醒悟和果敢,那沉默和迁就换来的将只是城市永远的“失忆”。

相关内容
相关TAG:历史记忆 
网站申明
本网刊登所有内容宗旨在于打造传播与分享知识平台,本着“传播知识、提升价值、美化生活”理想服务大众。
本网所有内容版权均属原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版权人所有,任何人不能非法拷贝和传播,更不允许作为商业用途。
本网刊登所有信息、文本、图形、链接及其它内容在于更好、更全面服务受众,不保证绝对准确性和完整性。
本网保留网站的其它所有权利。所有与本网链接的网站及其内容和版权由相应的提供者负责,本网不对其内容或形式承担任何直接或间接责任。如对本网的内容有疑义或对您造成损害,请您速与我们联系,必将及时处理。
论坛精华
专题报道
今日导读
TOP5周排行
TOP5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