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位置:首页 > 资讯 > 建筑设计 > 公共建筑 > 阅读全文
“红飘带”盘活秦皇岛海滨湿地
 网友评论  [进入论坛]  时间:2010-05-24  作者:  来源:城市规划网
【导读】“红飘带”作为一个公园,它的面积实在不大,在流行大手笔城市建设的今天,很多城市广场的体量都要比它大得多。

 

  城市规划网(upla.cn)5月24日消息:“红飘带”作为一个公园,它的面积实在不大,在流行大手笔城市建设的今天,很多城市广场的体量都要比它大得多。

  “红飘带”的价值却不小,曾被国外专业杂志评为建筑奇迹。它落户秦皇岛,本身也是奇迹。

  “城市让生活更美好”,是2010年上海世博会的主题,什么样的城市发展模式才能让生活更美好?红飘带提供一条不错的路径,城市并不是大家蜂拥而上追求高、大、新,公共场所不仅仅用于美化和展示,而是它以最小的成本捕捉到了我们的生活需求,让人、城市、自然成为朋友,回归和谐。

  伟人诗词中的设计灵感

  汤河是流经秦皇岛市区的一条主要河流,被称为这座港城的母亲河。从前,汤河两岸杂草丛生,一片荒凉破败。从2002年起,秦皇岛实施汤河综合治理工程,计划将汤河沿线建成集娱乐、休闲、健身、科普于一体的综合性游园。

  红飘带只是汤河沿岸星罗棋布公园中的一处,它面积不大,总面积约20公顷,地理区位也不突出,却名声在外。即使在今天看来,红飘带第一眼给人的感觉依然“另类”。如果不是婆娑的树影中绵延着一条条若隐若现的红色飘带,人们还会误认为它是一片野生的树林。木栈道、玻璃钢制成的红飘带和凉亭是公园里为数不多的人造景观,原始和荒野是它的本色调。

  红飘带的设计师俞孔坚博士说,红飘带的设计灵感来源于毛泽东书法。这位伟人曾在秦皇岛挥毫写下了:“大雨落幽燕,白浪滔天,秦皇岛外打渔船……”其笔尖行云流水般飘逸,如天地间自然挥舞的飘带。

  红飘带“飘落”秦皇岛有一些偶然因素。在北大举办的一次中国市长培训班上,俞孔坚博士应邀为这个班讲课,他主讲的“生态、人文城市理念与规划设计”引起了学员们的极大兴趣,其中就有时任秦皇岛市市长的菅瑞亭。通过进一步接触,汤河公园二期的设计被委托给俞孔坚的土人团队。

  以俞孔坚为首的设计团队提出了一个“红飘带”设计方案,最大限度地保留原有的乡土植被和环境,在这片绿色的基础上设计了一条绵延500多米的红色飘带,这条红色飘带整合了城市人对公园的功能性需求。

  红飘带与木栈道相结合,可以作为座椅;与灯光相结合,成为照明设施;与种植台结合,成为植物标本展示长廊;中国红色彩的玻璃钢曲折蜿蜒,随地形和树木发生宽度和线型的变化,点亮幽暗的河谷林地。用最小的红色人文痕迹和绿色产生强烈对比。工程省时省力,仅用了3个月,这座公园即告落成。

  渤海之滨的野性之美

  4月下旬的渤海海滨,春寒料峭。一个微曦的早晨,垂钓者三三两两地默立在汤河边。当被问及身边这座公园时,静候着鱼儿的老宋微微皱了皱眉。

  “这个公园啊,咋说呢?你看,一窝窝野草,一摊摊黄泥,一片片苇子,我觉得不像个公园。”红飘带一片荒野,不是老宋心目中公园的形象。

  老宋觉得,公园就应该有公园的模样,至少,春有百花,夏有凉亭,秋有红叶,冬来飞雪,修剪得同地毯一样的草坪,热带观赏植物,盆景,假山楼台,都需要有一些。被称作红飘带的这座公园里,除了一些像树棍撑起来的亭子,这些要素都没有。

  也有人对这里情有独钟。交通局退休职工张广鑫就是其中一位。

  每天清晨六点,张广鑫就从港务局宿舍步行前往红飘带,单程耗费近两个小时。

  “只有遇到暴雪和大雨天气,我不来。”张广鑫说,红飘带落成后,就与他的生活结缘了。在他居住的小区附近,不乏环境优美的公园绿地,为何舍近求远跑到这片裸露着黄土的白杨林里锻炼?

  老人说,他喜欢这自然生长的树木和清新怡人的空气。“别的公园整洁、养眼,但地上铺了很多大石块和水泥,让人接不到地气,在这里我能最近距离地与土地接触。这里空气更好,树木都是原生的和自然的,一些公园里苗木很好看,但活得并不好,‘一年绿、二年黄、三年进灶堂’。”

  张广鑫告诉记者,现在天冷,来公园活动的人不多,等到夏天,除了海边,就数这儿人多。

  港务局职工董顺也是这里的常客,喜欢练拳的他,把这里当作了一个修身养性的场所。他喜欢这里的自然野性之美。那些造化神奇的公园,乃至皇家园林,老董也去过,美则美矣,但那似乎是在不断印证和重复书本与画册中的审美经验,在哪儿留影,植物的花期和色彩,都有标示和引导。

  那些地方只是经验和日历的呼应,去时心情激动,回想时心中却无多少真意,远不如每天都来的这座公园这样真切——无秩序的树林,恣意生长的野花野草,短暂栖息于此的鸟类,它们是那样的寻常,但寻常之中蕴藏着天地造化的未知之美。

  或许,每一个久居都市的人都有这种囚徒困境?一方面渴望返璞归真,回归自然;另一方面又被大众裹挟着,沉迷于那些已知的经验,在精巧艺术和精致生活里不能自拔。

  红飘带建成后,成为人们亲近自然的一个风向标,两边建起了高尚社区,开发商用这片绿地做足了文章。

  海归博士打造的“建筑奇迹”

  红飘带成为俞孔坚最得意的作品之一。它的建成为秦皇岛市民提供了一个亲近自然、休憩娱乐的理想场所,也大大降低了公园的运行、维护成本,在这座公园,园林工人的主要工作只是搞好卫生保洁。

  红飘带获得了美国景观设计师协会2007年度专业综合设计荣誉奖,评委会对红飘带的评语是“创造性地将艺术融于自然景观之中”,国外一本旅游杂志将其评选为“世界新七大建筑奇迹”之一。

  它被媒体报道广为人知,前往秦皇岛考察的人络绎不绝。由此发端,如今,秦皇岛越来越多的公园绿地打上了俞氏烙印,与红飘带一河之隔的秦皇岛植物园、刚刚获得ASLA综合设计荣誉奖的秦皇岛海滨生态修复工程等均由俞孔坚和他的设计团队领衔。以至于在当地坊间流传着一个顺口溜:“秦皇岛的山海关古城是古人留下的,海滨别墅是西方人留下的,园林是土人留下的……”

  现在,当地人越来越清晰地认识到,在秦皇岛这样一座自然禀赋良好的滨海旅游城市,建再多的高楼大厦和阔气的城市广场,并不能有效提升城市竞争力,与自然为友,修复并保持城市良好的原生态,才能获得持久的发展空间。

  “俞老师的设计一看就有自己的风格,他的很多理念与正统的园林营造是拧着的。”秦皇岛市的一位老园林人说。

  在外人看来,这位越来越为公众所熟悉的设计师在很多方面都是“拧着”的:他是哈佛的洋博士,却把自己的设计团队冠名为“土人”;他把30年来中国城市建设称之为“古代女人的裹脚布”,疾呼放脚回归;他主张去除城市河流的硬化设施,炸毁大江大河的拦坝工程,让自然生态系统自我繁衍……

  红飘带是他的一次成功的“放脚”实验。红飘带开建之前,俞孔坚实地考察后,喜忧参半。喜的是场地有良好的自然禀赋;压力在于场地具有城乡结合部的典型特征,多处地段已成垃圾场,脏乱差,且城市扩张正在胁迫汤河,附近的河道被花岗岩和水泥硬化,自然植被完全被“园林观赏植物”替代。俞孔坚认为,在城市化和城市扩张过程中,以单一防洪为目标的自然河道的渠化和硬化工程在中国大小城市中方兴未艾,大江南北大小河流都面临被硬化和渠化的厄运,这将对国土生态安全带来严重的破坏,同时,治理工程往往耗资巨大。

  而汤河公园红飘带则提供了一个活的案例,它表明我们完全可以有更明智的城市绿地与河流廊道的改造和利用方式,在城市化进程中保留自然河流的绿色与蓝色基底,维护其生态服务功能,用节约型城市和可持续环境的理念,用最少量的人工干预、最少的设计和工程,满足现代城市人的最大需要,创造一种人与自然和谐的生态与人文空间。

  同俞氏的许多设计作品一样,红飘带不仅颠覆了中国传统的造园观念,它的存在,更是一种立场和宣言。它针对中国现实,反对经济上的铺张浪费以及对生态环境的破坏。在俞孔坚看来,暴富中的中国城市,整天都像在吃燕窝、熊掌,结果反倒窝窝头成了美味。红飘带就是大家都在追求异常时蹦出来的一种窝窝头,它不是常吃的那种粗糙的窝窝头,经过了当代艺术的凝炼和加工。

  在他设计的公园里,树木歪一点没有关系,小林子质量差一些没有关系,草不精致,大片的野草都没有关系。精致需要付出成本和代价,“当下中国严峻的环境与生态危机、文化身份危机,需要景观设计者们挣脱空洞虚伪的‘造园艺术’的羁绊,解开封建士大夫审美趣味下的裹足,走向广阔、真实而寻常的土地。”俞孔坚说。

  他倡导“足下文化”,这里没有亭台楼阁,就是普通人生活的文化;他倡导“野草之美”,这里没有牡丹、玉兰等贵族花卉,却能于寻常中发现美和诗意。

相关内容
相关TAG:低碳 景观设计 
网站申明
本网刊登所有内容宗旨在于打造传播与分享知识平台,本着“传播知识、提升价值、美化生活”理想服务大众。
本网所有内容版权均属原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版权人所有,任何人不能非法拷贝和传播,更不允许作为商业用途。
本网刊登所有信息、文本、图形、链接及其它内容在于更好、更全面服务受众,不保证绝对准确性和完整性。
本网保留网站的其它所有权利。所有与本网链接的网站及其内容和版权由相应的提供者负责,本网不对其内容或形式承担任何直接或间接责任。如对本网的内容有疑义或对您造成损害,请您速与我们联系,必将及时处理。
论坛精华
专题报道
今日导读
TOP5周排行
TOP5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