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位置:首页 > 资讯 > 城乡规划 > 旧城改造 > 阅读全文
城市化圈地造城运动中模糊的城市和村庄
 网友评论  [进入论坛]  时间:2011-01-05  作者:  来源:城市规划网
【导读】城市建设用地扩张是与城市发展内在要求相统一的,正是城市经济发展才带来对土地的需求,而不是反过来,有了土地就一定可以发展经济。
翻页: [ 1 ] [ 2 ] [ 下一页 ]
  近期,关于我国城市化的讨论越来越激烈。尽管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大城市饱受交通拥堵、环境污染等诸多问题的困扰,有观点甚至认为我国的大城市已进入城市病的集中爆发期,但重庆、山东、河南、安徽、江苏等地的“三集中”、“三置换”却热火朝天,很多村民糊里糊涂地被裹挟在政府的拆迁进程中。在政府一系列光鲜的经济增长数字背后,是触目惊心的农民上访、自焚、被截访、被拘禁,直至酿成围攻政府、打砸政府办公楼、堵塞国道等群体性事件。而农民抗争的实质,是失地后的生存危机使然。 

  城市化的重庆版本·理想逻辑? 

  城市建设用地扩张是与城市发展内在要求相统一的,正是城市经济发展才带来对土地的需求,而不是反过来,有了土地就一定可以发展经济。 

  从2010年8月1日开始,重庆市实施《重庆市统筹城乡户籍制度改革农村居民转户实施办法(试行)》,正式启动重庆市农民转户进城的改革。根据规划,重庆户改分为两个阶段进行,第一阶段是2010年至2011年,将有条件的农民工及新生代登记为城镇居民,解决户籍历史遗留问题,新增城镇居民338万人;第二阶段是2012年到2020年,通过系统的制度设计,建立完善土地、住房、社保、就业、教育、卫生等保障机制,进一步放宽城镇入户条件,力争每年转移80万~90万人,新增城镇居民700万人,全市非农户籍人口比重提升至60%。重庆市市长黄奇帆说,“届时,重庆主城区集聚城镇居民为1000万人,区县城集聚城镇居民600万人,小城镇集聚城镇居民300万人”。黄奇帆曾对新的制度打过形象比喻:城镇户口捆绑了养老、医疗、教育、住房、就业“五件衣服”,农村户口则捆绑了宅基地、林地、承包地“三件衣服”,因此,农民工进城落户,关键是要解决他们的社保体系。 

  重庆模式的“完美逻辑” 

  根据公开报道,可以简单地勾勒出重庆户改的思路与方略,笔者总结如下: 

  首先,农户进城,同时退出宅基地。 

  其次,政府将宅基地等农村建设用地置换成为城市建设用地指标。 

  第三,重庆市政府用城市建设用地指标做三件事:一是为农民造廉价公租房,二是用土地招商引资,三是用土地生财,为进城农民提供与市民同等的社会保障。 

  第四,重庆市政府希望:因为可以大量招商引资并创造就业机会,一般进城农民工就可以轻松找到就业机会;由于为农民提供了与城市市民同等的社会保障,进城农民就可以在城市获得体面生存下去的基本条件;因为建有大量廉价公租房,进城农民中情况最不好者可以住进公租房,而不致于无房可住,从而可以避免因大量农民进城导致贫民窟的形成及由此可能造成的社会动荡。 

  最后,在不长的时间内,重庆市可以成功地将千万进城农民体面地城市化,从而使重庆的城市化率有极大提高,创造中国城市化的奇迹。 

  从以上总结来看,重庆模式看起来是相当的简单,就是希望通过让农民拿土地换户籍来创造城市化的奇迹。但用如此简单的办法就可以创造奇迹,不禁让人生疑,因为这样不用付出代价甚至不担任何风险就可以创造奇迹的事情,重庆可以做,其他地方当然也可以做。这中间显然是有些环节存在问题。 

  土地换户籍可以创造奇迹? 

  问题出在三个方面:第一,“土地换户籍”后的土地仍然是农村土地,其中的农村建设用地可以通过复垦来获取城市建设用地指标。国家土地政策规定,城市建设用地“占补平衡”,“先补后占”,即地方政府必须先造出耕地,才能获得城市建设用地权利。进城农民将宅基地退出来,地方政府主持复垦为耕地,就造出了可以用于置换城市建设用地的耕地来。 

  但是,这里有一个问题,就是国家规定“占补平衡”、“先补后占”,从而使地方政府可以获得建设用地指标有一个前提性条件,即,并非农民退出的宅基地复垦为耕地,就可以自动产生城市建设用地指标,而是有一个更大的限制性条件,即地方政府城市建设用地指标是由国家每年定额分配的,每年国家下达的定额建设用地计划,地方政府绝不能超标使用。 

  因此,重庆要将复垦为耕地的农民宅基地转化为城市建设用地,就需要向国家要求增加建设用地指标,重庆可以要,全国各个地方政府都可以要,则全国控制城市建设用地指标的计划就会落空。重庆当然可以借城乡统筹实验区或直辖市的名义来要求增加建设用地指标,但这里,重庆市已经有了别的省市政府不能享受的特殊。正是因此,有人写道:重庆现在之所以发展迅速,很大程度上除了物流成本、发展成本低外,其实最大的优势在于国家给了它很大的开发空间。 
  
  但即使如此,300万乃至1000万农民进城所释放出来的宅基地复垦面积,也不可能因中央给重庆的特殊政策而被重庆市全部用于建设用地,因为重庆农村人均宅基地面积不低于200平方米,1000万进城农民工的宅基地复垦面积超过300万亩,即超过2000平方公里。 

  第二,问题也许就在这里,即国家即使允许重庆可以额外地使用100万亩耕地作建设用地,重庆也未必就可以发展起来。因为,城市建设用地扩张是与城市发展内在要求相统一的,正是城市经济发展才带来对土地的需求,而不是反过来,有了土地就一定可以发展经济。因此,真正构成重庆经济发展瓶颈的,是招商引资,是资本的进入。 

  重庆要招商引资,显然不能只是重庆的决心大,也不是重庆地理位置好,就可以招来商引来资的。资本的天性是获取剩余价值,没有利润,资本凭何而来?而决定资本利润高低的一是劳动力成本,二是土地成本,三是地方税费,合起来叫做投资环境。 

  从土地成本上讲,工业用地的成本是比较低的,一般每亩土地价格在20万元左右,很多地方政府为了招商引资,而将土地价格压低。重庆以每亩10多万元地票价来获得用地指标,又要再征用规划区内的农民土地,这样积累下来,重庆市政府提供给企业的用地,要么价格高昂,要么市政府贴钱。 

  从劳动力成本来讲,重庆指望通过招商引资来安排进城农民工,以使进城农民工可以获得体面的生活,则这些企业必须支付进城农民更高的报酬,要为这些进城农民支付更多的社会保障和失业保险金。否则,进城农民在城市的生活就不可能体面。从地方税费来讲,重庆市因为进城农民数量巨大,而不得不支付财政成本,重庆市的财政收入不会从天上掉下来,全国绝大多数地方为了招商引资,都可能对企业减税,重庆却欲加税,因为财政缺钱。 

  因此无论从哪一个方面来讲,重庆市的投资环境都不大可能很好,虽然其招商引资的决心很大,但前景却令人担忧。 

  山东诸城版本·在浪费中维持? 

  “占补平衡”、“先补后占”这一保护耕地的国家土地政策,是一个好的政策,但到目前,在地方的实践中却乱相百出。本来应该在一个更大的范围内和更长的时间内形成的平衡,却以极大的资源浪费来生硬地维持着。 

  源起于山东诸城的拆村并居在性质上与重庆一样,即地方政府要的是农民的土地,而说的是要为农民提供与城市一样的生活与公共服务设施。结果,在很短时间内,诸城即将农村传统村庄拆得七零八落,十几个村合并到一个地方,每处居住人口达上万人,家家户户上楼,政府获得了节约出来的宅基地,将宅基地复垦为耕地,地方政府即可以通过“先补后占”、“占补平衡”来换取城市建设用地。 
翻页: [ 1 ] [ 2 ] [ 下一页 ]
相关内容
相关TAG:圈地造城运动 
网站申明
本网刊登所有内容宗旨在于打造传播与分享知识平台,本着“传播知识、提升价值、美化生活”理想服务大众。
本网所有内容版权均属原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版权人所有,任何人不能非法拷贝和传播,更不允许作为商业用途。
本网刊登所有信息、文本、图形、链接及其它内容在于更好、更全面服务受众,不保证绝对准确性和完整性。
本网保留网站的其它所有权利。所有与本网链接的网站及其内容和版权由相应的提供者负责,本网不对其内容或形式承担任何直接或间接责任。如对本网的内容有疑义或对您造成损害,请您速与我们联系,必将及时处理。
论坛精华
专题报道
今日导读
TOP5周排行
TOP5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