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位置:首页 > 资讯 > 规划新闻 > 人物报道 > 阅读全文
李维东:雪山大漠中的保卫者
 网友评论  [进入论坛]  时间:2011-11-06  作者:  来源:中国环保联盟
【导读】李维东在大漠里做的事情无非分为两种,一是保护,二是发现。在保护藏羚羊及其它野生动物时,他俨然就是一名勇敢的战士,驾着车奔驰在浩瀚的大漠上,虎虎生风。在科学考察和研究的道路上,他又能迅速转变身份,变成文质彬彬、理性的、执着的科学家,在各种恶劣的自然环境里一蹲就是几十年,为的是探索发现新的物种。

李维东,新疆环境保护科学研究院副研究员、新疆生态学会副秘书长。他曾是一名医务工作者,长年的医学动物研究和野外调查的经历使他高度关注我国生物多样性恶化、大量珍稀动物濒危的现状。1996年,他毅然地从建树颇丰的医学专业转入到环保领域。在从事生态环境及野生动植物的科研和保护工作的20多年中,他发现过一个蚤类新种、两个螨类新种、6个蚤类新纪录种和一个兔形目新种。他发现的新物种伊犁鼠兔在动物学界产生了重要的影响。

李维东(中)在阿尔金山考察

他是谁?他是一名保卫者

1李维东和队友发现前方有大群秃鹫盘旋起落。有情况,李维东心中咯噔一下。果然,他们很快发现遍地都是被剥了皮的藏羚羊尸体,秃鹫正在啄食羊肉。

时光回溯到1999年6月18日。中午,李维东随新疆阿尔金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处武装科考队在保护区西部木孜塔格峰一带执行科研与反偷猎巡逻任务。

忽然,在他们的前方,大群秃鹫盘旋起落。“不好,一定出事了。”李维东和队友们急速赶过去,果然发现遍地是被剥了皮的藏羚羊尸体,在被秃鹫啄食得血肉模糊的尸身上,枪眼的痕迹非常明显。

盗猎疑犯还没有走远!李维东和队友们驱车追赶。路上,队领导将全队仅有的一支半自动步枪和10发子弹交给了李维东,他只说了一句“你的枪法好”后,便不再言语。李维东也没有说话,默默接过枪。很多时候,同志之间的交流是无需多话的。这些男子汉们多次出生入死,已经结下深厚的友谊和强烈的信任感。

19日清晨,武装科考队追踪到目标。一伙驾驶吉普车的盗猎疑犯正在疯狂偷猎藏羚羊。队领导一声令下,李维东鸣枪示警。嚣张的盗猎疑犯并没有投降反而开枪还击。

嗖嗖的子弹从李维东的耳边飞过,他沉着瞄准,一发发子弹带着科考人的信念和勇敢挫败了对方的锐气。疑犯弃车逃跑。李维东和队友上前对弃车搜查,车内有47张血淋淋的藏羚羊皮和200余发小口径步枪子弹,还有藏羚羊肉和其它作案工具。

入夜,为了防范偷猎分子夜间偷袭,李维东在严寒中整夜守候在营地外的小车内,怀里抱着枪,通宵没有合眼,保护着全队的安危。队友们则通过审讯日前抓捕的偷猎疑犯获得的线索,乘胜追击,一举打掉了两个偷猎团伙。

别看李维东常年在野外工作,一进高原地区考察时,李维东同样有气短、头痛、胸闷、心跳加剧、浑身无力等高山反应症状,他口袋里备有速效救心丸,应对随时突发的情况。到了夜里,他和驾驶员一起挤在拉给养物资的卡车驾驶室中昏睡。天一亮,他马上又变成另一个人:忙着给车加油、检修、保养和擦洗车辆。驾驶员小潘高山反应较严重,他就代替小潘开车,夜里还照顾小潘,给他喂药、输氧、做病号饭。他的身份是多元的,荒野训练了他,培养出一名在极端困难情况下也能应对自如的能人。

比如,在野外考查中,李维东和同事们在荒野中步行、搭窝棚潜伏,冒风雪观察记录藏羚羊迁徙和产羔等活动;他做植物样方、捉鼠兔、做标本、给青年队员讲课做示范,手把手地进行教学,样样工作都离不开他。

李维东也是一名医生。有一次,队员们在巡逻中发现一只后腿骨折、卧地无法行走的母藏羚羊。大家上前按住惊慌挣扎的藏羚羊,“兽医”李维东赶忙取出药箱,用碘酒为藏羚羊清理伤口,然后将外伤药涂抹在藏羚羊的伤口上,再用夹板、绷带精心地为藏羚羊包扎、固定。几天后,当他们的车辆再次经过那只受伤的藏羚羊所在的地区时,李维东突然兴奋地通过对讲机对大家喊叫,快看,那只受伤的藏羚羊能跑了!大家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果然,那只绑着夹板的母藏羚羊已经能站起来、在一颠一颠地小跑步。旁边,一只公藏羚羊和小藏羚羊陪伴着它,这其乐融融的情景引起队员们一片欢呼。

每天在巡逻途中,李维东总是抓紧空余时间作调查笔记;返回营地后,忙碌一天的人们都已入睡,李维东却还在灯下整理当天的调查和科研笔记。队员们公认他每天干活最多、睡得最少——这位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自治区“优秀专家”称号名不虚传。

他是谁?他是一名科考者

2李维东调入新疆环科所的第一项任务就是参加罗布泊野骆驼科学考察,在寸草不生的罗布泊,他们先后拍摄和记录了大量的野骆驼图片和文字资料。

罗布泊是极度干旱、寸草不生的古湖盆。在这一地区生存的野骆驼的数量仅剩500峰左右。因此,野骆驼被列为国家一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并列入世界濒危物种红皮书中。

1995年,由原国家环保总局批准立项、联合国环境规划署与中国新疆环境保护科学研究所等单位合作,由英国野骆驼保护基金会协助,共同组成了一支国际合作科学考察队,进入罗布荒原开展野骆驼保护区的规划工作。作为有长期野外动物科考专业经验的李维东,1996年刚调入新疆环科所(现为新疆环境保护科学研究院)的第一项任务就是参加罗布泊野骆驼科学考察,并成为这支考察队中的骨干成员。此后,李维东先后4次进入罗布泊地区,不仅担任着野骆驼科学研究工作,还承担电台通讯保障和卫星定位导航的任务。

1997年春,国际科考队进入罗布荒原不久,李维东和队友发现野骆驼的分布区内有一条条约40厘米宽的兽道向远处延伸。沿着这些小路前行,他们发现了盐泉,盐泉周围有一簇簇罗布麻和芦苇丛相连结。根据这一发现,科考队找到了野骆驼在罗布泊的栖息地。显然,这些小道是野骆驼用来觅食和饮水的通道。有一次,科考队在罗布泊湖盆区迷了路,还是野骆驼小道将科考队带进了古丝路一个有泉水的驿站——洛瓦寨。

在茫茫罗布荒原,野骆驼为食一口草、饮一口水往往要行走几十公里的路程。但在野骆驼栖息地仅有的水源旁,常常还埋藏着杀机,不仅是狼在等着它,还有偷猎者也在虎视眈眈。除了自然因素,罗布荒原中的矿产开发也造成野骆驼栖息生境的分割和破碎。

科学考察之路充满坎坷。一日深夜,科考队夜宿阿尔金山谷,大漠刮起了狂风,尼龙帐篷被狂风撕破。天亮后,大家发现他们的交通工具——15峰骆驼被沙暴刮得无影无踪,仅剩了两峰骆驼,有两名驼工也不见了。全队所带的淡水和食品已所剩无几,李维东和队友们只得把驼料玉米粒磨碎后煮着吃。次日后半夜,两名驼工寻着科考队的篝火光摸回了营地,但被沙暴刮散的骆驼仍没有踪迹。考察队员忍着饥渴出去寻找骆驼,跋涉数日,才找到了驼群。原来,聪明的驼群被狂风刮散后,自动抄近道汇拢到科考队进山时经过的阿尔金山的山口处。

当时,由于科考队还没有电台,和外界失去了联系。8天中没有得到科考队的消息,自治区政府已准备派直升飞机寻找科考队。但全队在经历了种种艰难险阻后,最终靠勇气、毅力和经验走出了罗布泊。

1999年春,科考队再次深入罗布泊腹地探险,完成了开展罗布泊野骆驼自然保护区勘探规划等重要任务,共先后发现、拍摄和记录到数十只野骆驼的活动图片和文字珍贵资料。

科考之路取得的成果也是丰硕的。有一次,中外野骆驼合作考察队从罗布泊南部地区穿越库姆塔格沙漠,李维东作为探路队员走在最前方。突然,他发现十几只秃鹫在不远处打斗。多年的野外工作经验告诉李维东,附近一定是有大型野生动物的尸体。为拍下秃鹫打斗争食的场面,李维东带着长镜头相机隐蔽前进观察,他发现秃鹫争食的是一只被狼咬死的野骆驼尸体。随后赶到的动物学者约翰·海尔先生用李维东携带的防身匕首从这头野双峰驼腿部割下一块皮毛作为标本。

这个标本被送往兰州大学博士韩建林的手中,韩建林在国外的研究室对这个标本做了分析,并与家养双峰驼作了比较,结果发现野生双峰驼与家养双峰驼的内在遗传学特征上有一定差异,在18种识别6个碱基的限制性DNA内切酶消化后的产物中,检出3种野生双峰驼所特有的限制性态型。这是人类首次从分子生物学水平认识野生双峰驼。

李维东的考察还发现,家养骆驼也能逐渐适应当地的极端干旱环境。此外,多年来当地家、野双峰驼存在着相互混群和杂交现象。野生双峰驼的基因受到了威胁,这是新扩建的罗布泊野双峰驼自然保护区面临的严峻问题之一。另外,考察对野骆驼的栖息地也有发现。野骆驼并不仅仅栖息分布在阿尔金山,这个保护区只是罗布泊南部野骆驼夏季的一个季节性分布区。秋季过后,野骆驼就从山区迁徙至罗布泊的南岸生活,阿尔金山与罗布泊之间有一个动物迁徙通道,罗布荒原才是野骆驼的主要分布区,在此分布着占全世界总数2/3的野骆驼群体。

为加强保护区的建设,原国家环保总局和联合国环境署启动了“全球环境基金项目(简称GEF项目)”《阿尔金——罗布泊自然保护区生物多样性保护》。这个项目的首要措施,是在乌鲁木齐和其他3个地、州,建立野骆驼保护中心和分站,并设立吐鲁番迪坎尔和艾丁湖、哈密南湖、巴州米兰及拉配泉等5个检查站卡。2001年4月,由英国电信公司赠送的无线电通讯设备安装调试到位。各检查站和保护区管理中心及3个管理分站的电台已建立起了立体通讯网络。作为建设和管理该项目的业务技术骨干,李维东功不可没。

他是谁?他是一名发现者

3李维东在天山峭壁中观察伊犁鼠兔27年,他发现了这个似鼠非鼠、似兔非兔的新物种。2010年7月24日,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将这一天列为“拯救伊犁鼠兔日”。

在长期的科学考察过程中,李维东深以为傲的是发现了一个新的物种——伊犁鼠兔。2010年7月24日,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将这天列为“拯救伊犁鼠兔日”;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网站以“今日动物”为标题向全世界的读者作了关于伊犁鼠兔知识的相关介绍。对这个新物种,李维东先后花了27年的时间来观察、研究。

1983年7月初,时任新疆伊犁地区卫生防疫站鼠疫防治科长的李维东在尼勒克县境内天山山脉的吉里马拉勒山顶部做野外调查。一个似鼠非鼠、似兔非兔的小动物在岩壁的石缝中探出头来。它的耳朵比老鼠略长、比兔子耳朵短,额头中央和颈部两侧各有一明显的铁锈色斑,体型大约有20公分左右。转眼间,小动物又缩回岩缝去了。长期在野外观测野生动物的李维东也搞不清是什么物种。职业习惯使他在岩石堆前耐心等待着,不一会儿,小动物又钻出来了。李维东捉了一只这个小鼠,并带下山给附近的哈萨克牧民看,竟没人见过这种小动物。

在野外营地,他将这一动物制成分类鉴定的固态标本,他又查阅了大量的文献资料,也没有见过相关记载,这时他敏锐地感到,这很可能是一个未知的物种。

李维东托朋友将标本带给了中科院动物所的研究员马勇。马勇仔细看过照片和标本后十分欣喜,立即回信说:它很可能是新种,建议你尽快采集二、三号标本。在以后的几年中,李维东和同事经过不懈的努力,一个新种为世界动物学界所公认。1996年,李维东与马勇将其正式命名为伊犁鼠兔。

伊犁鼠兔隶属哺乳纲兔形目,为鼠兔科鼠兔属中的一个特别种类。当前国际公认的鼠兔属动物有26种,其中80%分布在我国的青藏高原,新疆有10个种,伊犁鼠兔是其中特有物种之一,具有特殊的医药和实验价值的生物基因。在第四纪冰川期之后,全球气候不断变暖,特别是近年来全球气候变暖趋势加剧,对伊犁鼠兔这类耐高寒性动物产生致命的影响。伊犁鼠兔的生存状况,已成为全球气侯变化的晴雨表。

几十年来,李维东和同事沿北天山至乌鲁木齐的数百公里山区进行调查,足迹遍布北天山的婆罗科努山、伊连哈比尔尕山和天格尔山,南天山的拜城、库车、轮台及和静等地,在这些地区都发现了这种鼠兔的踪迹。

美国《科学》杂志曾在一篇文章中介绍了李维东在天山调查伊犁鼠兔数量下降的结论;认为这个发现与美国科学家在美洲调查北美鼠兔数量下降的趋势是一样。科学家称,全球气候变化有可能导致了这些物种的消失。

2005年,伊犁鼠兔作为我国特有和濒危物种,被列入《中国国家濒危物种红皮书》。此后,伊犁鼠兔作为濒危物种,被列入2008年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濒危物种红色目录之中。李维东作为世界自然保护联盟物种生存委员会兔形目专家组成员,对上述成果做出了贡献。

2010年8月,李维东带领着媒体记者和志愿者组成科考队再次奔赴尼勒克县等地,骑马深入山区调查。当地几位牧民向李维东报告了他们近年在当地山峰岩壁观察到伊犁鼠兔的情况,这些同志和牧民还自愿担任向导,克服高山缺氧、气候寒冷、峰陡无路、雨雾和岩石坍塌等危险和困难,攀爬上陡峭峰巅岩壁,寻找伊犁鼠兔的踪迹。

在首次发现伊犁鼠兔的吉里马拉勒山(俗称平顶山)、精河县的木孜克大坂、呼图壁县等海拔3000米以上的靠近峰顶地区等地,李维东唏嘘不已。他手指着远方说:“看那些成群的牛羊牲畜,这些山区以前都是人迹罕至、没有人类活动的踪影的。”现在,牲畜啃食践踏高山植被,而伊犁鼠兔更容易成为牧羊犬口中的美餐。此前,李维东已经编写了汉、哈两种文字的《伊犁鼠兔保护手册》,在天山南北的牧区中广泛散发,为的就是让牧民都知晓并积极保护伊犁鼠兔。

在途中休息时,李维东说起了自己的身世。李维东小时候随姐姐下乡到哈萨克乡插队落户,成了一个地道的“哈萨克”。通晓哈萨克语言、文字和风土人情、能与当地牧民成为朋友,成为李维东30多年来开展野外科考的一大优势。李维东每次下乡都为缺医少药的牧区带去药品和新鲜瓜果蔬菜,为他们看病,深受牧民群众的欢迎。同时,随着牧民的生活和文化水平逐步提高,牧民的环保意识也在不断增强。每年都会有牧民向李维东报告发现伊犁鼠兔行踪的情况。

科考的随后几日,由吉普克村蒙古族牧民齐木达作向导,李维东带领两名考察队员爬上木孜克达坂山峰,在陡峭的岩缝中发现一处伊犁鼠兔的近期排泄的新鲜粪便和尿迹。大家都兴奋不已,在岩壁中顶着凛冽的寒风苦守了大半天,却始终未见伊犁属兔的踪影。太阳将落山时,大家手足并用,从陡峭的风化的石灰岩沟中坐“滑梯”下来,每人都滑了若干跟斗,裤子都磨破了。李维东却淡然地说:“这算不了什么,当年我在冬季时冒雪上山观测,脚一滑,差点从悬崖上坠落下来,全靠我手指死死抠在岩石缝上,指甲都出鲜血了,万幸没掉下深谷。”

李维东的言传身教对子女影响很大。他的大女儿李媛考取了北京林业大学,是学校环保组织山诺会的会员,后来读了生态保护专业的硕士,也进入到环保战线工作。他的二儿子李健在初中读书时就随父亲和姐姐参加野外伊犁鼠兔考察活动,并以优异成绩进入大学就读生物技术专业。为此,领导、同事、亲朋好友闻讯无不伸出大拇指:“环保事业,后继有人!”

编辑点评

“发现”也是一种保护

张春燕

李维东在大漠里做的事情无非分为两种,一是保护,二是发现。在保护藏羚羊及其它野生动物时,他俨然就是一名勇敢的战士,驾着车奔驰在浩瀚的大漠上,虎虎生风。在科学考察和研究的道路上,他又能迅速转变身份,变成文质彬彬、理性的、执着的科学家,在各种恶劣的自然环境里一蹲就是几十年,为的是探索发现新的物种。

在生物多样性的话题里,人们往往聚焦于如何保护现有的动物,人们的赞赏也常常追逐着那些因为保护动物而付出心血、倾尽家当的人们。无可厚非。不过,发现一种新的物种又何尝不是对“多样性”的诠释呢?

“发现”需要耐心和执着,通过不断的考证、持续的观察、大量的积累才能最终论证一个新“发现”的科学性和合理性。作为环境科学研究者的一员,李维东通过物种的变化来研究环境的变化,通过环境的变迁又考察物种的改变。他以一双善于“发现”的眼睛,丰富着我们对自然界的认知,同时给予我们许多希望:动物是人类永远的朋友,发现新朋友,珍惜老朋友,人类才不会孤独地活在这个蓝色的星球上。

相关内容
相关TAG:低碳  
网站申明
本网刊登所有内容宗旨在于打造传播与分享知识平台,本着“传播知识、提升价值、美化生活”理想服务大众。
本网所有内容版权均属原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版权人所有,任何人不能非法拷贝和传播,更不允许作为商业用途。
本网刊登所有信息、文本、图形、链接及其它内容在于更好、更全面服务受众,不保证绝对准确性和完整性。
本网保留网站的其它所有权利。所有与本网链接的网站及其内容和版权由相应的提供者负责,本网不对其内容或形式承担任何直接或间接责任。如对本网的内容有疑义或对您造成损害,请您速与我们联系,必将及时处理。
论坛精华
专题报道
今日导读
TOP5周排行
TOP5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