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位置:首页 > 资讯 > 城乡规划 > 规划新闻 > 阅读全文
上海新城隐现“断裂带” 规划与现实有多远
 网友评论  [进入论坛]  时间:2014-01-14  作者:  来源:城市规划网
【导读】出了上海地铁11号线南翔站,迎接《国际金融报》记者的便是一群热情的黑车司机。果然,记者没有等到出租车,只得折返,乖乖地坐上了黑车。
      阿普拉(upla.cn)1月14日消息:“您要去哪儿?”

   “蓝天经济城。”

   “30元一口价。”

   “对不起,我坐出租车。”

   “这里没有出租车,上我的车吧。”

    出了上海地铁11号线南翔站,迎接《国际金融报》记者的便是一群热情的黑车司机。果然,记者没有等到出租车,只得折返,乖乖地坐上了黑车。

    黑车司机王先生一路提速,丝毫没有在市区出车的逼仄。出了外环以外十公里,上海已经安静了许多,树小墙新,人影寥寥。从市区的城市森林突然出现在这里,一种现代化的诡异断层感,扑面而来。

    其实,这种断层感不仅仅出现在南翔。宝山、奉贤、青浦、松江等区,这种被称之谓“城市断裂带”的地区,比比皆是。

    新城好了,人哪去了?

    上海之前从不缺人。上海蓝天经济城党委书记裴家文向《国际金融报》记者介绍,南翔此前有相当一部分的人口是由在此设厂的工人组成,但现在许多工厂已搬迁,工人占人口的比重已大幅度减小。

    但黑车司机王先生的理由只有一个:房价赶走了打工仔。“现在造了好多新的住宅,房价都涨到了2万元/平方米了,这儿像我们这样的外地打工者是越来越少了,郊区的住房都那么贵,老靠租房子也不是回事,好多朋友都回老家了。”

    即便如此,南翔的目标依然很远大。“按照计划,到2015年,南翔的人口数量要从目前的18万,达到30万。”裴家文介绍,这30万人口,将主要由高素质的白领组成。从18万人口,跃升至30万,涨幅超过2/3。

    南翔如此大规划造城的举动,只不过是上海大力造城的一个小小缩影。然而,外地打工者不断流失,如此庞大的人口目标能否实现?

    裴家文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如今新城的确面临着人口集聚的问题。一方面是由于产业转型,由于产业由工业向高端制造业或服务业等第三产业转型,许多原本的工业生产被叫停,比如嘉定区政府在多年前就已暂停工业用地的审批。大量低技术的工人被淘汰,而其中很大一部分便是外来务工者。另一方面,由于产业升级等配套设施的建设,政府需要对一些旧房进行拆迁,原本租住便宜旧房的外来者需要寻找新的落脚点,而新落脚点的租金往往是他们不能承受的,这些因素都直接导致了新城人口的大量流失。

   “未来只有通过产业创新,产业转型来引进高技术人才,才能实现新城人口集聚的目标,目前来看,南翔要实现30万人口的目标应该问题不大,但整个嘉定新城要实现2015年人口达到100万的目标还是比较困难。”裴家文坦言。

    规划与现实有多远

    在各区都跃跃欲试大力造城之时,上海将出台新的城市规划之声也传了出来。

    2013年12月27日,上海市第十四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次会议通过《上海市地下空间规划建设条例》,自今年4月1日起施行。这或许是上海出台新的城市规划的前兆。

    近年来,“国际金融中心”一直是上海想打造的目标,各个行政区也都摩拳擦掌进行着宏伟的产业规划与空间规划,大造各种标志性建筑,兴设各种产业。如徐汇区的南外滩建设、浦东的前滩等。

    然而,在各地大兴土木的背后,成效又有多少呢?规划与愿景又有多远的距离?以南外滩为例,位于龙华中路上的正大乐城是随着南外滩的规划而新建起来的集商务、娱乐为一体的商业中心。而当《国际金融报》记者走入这幢新建不久的摩登商场时,“清冷”却是第一感觉。傍晚时分的餐馆上座率大多都不足四成。

    而乡镇方面,据一位了解内情的人士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远离市中心的浦东宣桥镇,也在酝酿着一个宏伟规划——在“十二五”规划里要把宣桥打造成远东地区最大的黄金珠宝交易中心,而且做了很详细的可行性分析报告。

    不仅是郊区,还是中心城区,上海各地的新规划热情在不断升温。然而,规划与现实有多远?

    以临港新城为例。《国际金融报》记者搜索临港新城‘十二五’规划的文件了解到,规划表示到2020年,人口规模将达到80万。临港新城虽然在产业调整和人口集聚道路上努力奔跑了10年,产业初具规模,“临港制造”品牌效应初显,但由于常住人口过低,在一些媒体的报道中,临港新城一度被称为 “空城”。如果仅以目前的速度,临港新城的发展目标几乎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利用旧资源

    种种迹象显示,随着经济的转型,深化改革的推动,上海新一轮规划的启动只是时间问题。但是旧规划的愿景还未实现,新一拨规划又将接踵而至,这有必要吗?

   “上海进行新一轮城市规划是很有必要的,首先上海城市的发展太快,很多原有规划已经没有办法适应发展的需求。但上海的新规划必须要建立在对旧规划深入评估的基础上。”孙业利强调,上海之所以发展这么快,是因为过去的规划起到了积极作用。但是,如果规划的进行跟不上新时期的发展速度,反而会限制新的发展,他把这种现象称之为“温柔乡之梦”。

    新规划是迫切需要的,那它又该有怎样的布局?

   “上海的空间千万不要再规划了。”孙业利表示,新的规划将不再是简单的限于建筑、空间这种看得见的规划。现在许多人一提到城市规划,首先想到的就是空间规划,其实这是严重的误区,会造成巨大的浪费,社会、经济效果也未必好。

    在孙业利看来,城市发展并不需要依靠大楼,新的建设也完全可以利用旧的资源。比如上海浦东的金桥地区就有许多老厂房可以使用,还可以利用。而在“上海未来城市发展战略和新一轮城市总体规划编制工作专家咨询会”上,不少专家也表示,未来要争取建设用地“零增长”。

    对此,华东师范大学资源与环境科学院教授徐长乐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零增长”是有条件实现的。他说,未来可以通过改造用地的方式,对旧用地进行新利用、新的合理规划。

相关内容
相关TAG:低碳 规划 
网站申明
本网刊登所有内容宗旨在于打造传播与分享知识平台,本着“传播知识、提升价值、美化生活”理想服务大众。
本网所有内容版权均属原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版权人所有,任何人不能非法拷贝和传播,更不允许作为商业用途。
本网刊登所有信息、文本、图形、链接及其它内容在于更好、更全面服务受众,不保证绝对准确性和完整性。
本网保留网站的其它所有权利。所有与本网链接的网站及其内容和版权由相应的提供者负责,本网不对其内容或形式承担任何直接或间接责任。如对本网的内容有疑义或对您造成损害,请您速与我们联系,必将及时处理。
论坛精华
专题报道
今日导读
TOP5周排行
TOP5月排行